可丽金
首页 元宇宙 Meta要怎么破局?靠元宇宙?

Meta要怎么破局?靠元宇宙?

股价暴跌背后:但Meta的元宇宙故事才刚开始 “元宇宙”Meta Platforms四季报“爆雷”,悲观预期震惊了投资者,“炸毁”了整个美股社交网络板块。 2月2日周三美股盘后,M…

股价暴跌背后:但Meta的元宇宙故事才刚开始

“元宇宙”Meta Platforms四季报“爆雷”,悲观预期震惊了投资者,“炸毁”了整个美股社交网络板块。

2月2日周三美股盘后,MetaPlatforms公布了2021财年第四季度财报,财报发布后,Meta股价重挫23%,跌去75美元至一年最低,成为继奈飞之后第二家财报后暴跌的科技巨头。
其他社交媒体股也受到拖累,Snap暴跌18%,Pinterest大跌10%,Twitter下跌8%。受累于Meta暴跌,纳指100 ETF QQQ跌超1.8%,谷歌在日内交易时段上涨了7.5%,盘后跌2%。

金融博客Zerohedge称,23%的跌幅若发生在日间交易时段,将创公司历史上最大的单日跌幅,相当于抹去了1650亿美元市值(约1万亿人民币,或者是第二大数字货币以太坊市值的一半。
股价暴跌23%,市值蒸发超万亿人民币,Meta四季报中释放了什么信号?

财报爆雷

周三美股盘后,Facebook公布了自去年10月其将母公司更名为Meta Platforms以来的第一份季度财报,Meta 去年四季度营收同比增20%,略超预期;每股收益同比降幅较市场预期翻倍,是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关键用户指标不佳,逊于预期。

更悲观的是,今年一季度的营收指引疲软,预计营收可能同比增长3%,而在去年同期Facebook营收增长了48%。

数据来源:长桥海豚投研

这一指引不仅让人质疑Meta的增长前景,也让人质疑整个在线广告行业以及消费者行为是否发生转变。
目前看来,Meta核心业务出现较大问题:用户使用率下降,营收较为困难,以及通胀和供应瓶颈干扰广告客户预算,其广告定价能力持续受苹果隐私更改的负面冲击等。

Meta分析师电话会议要点也可部分佐证以上观点,具体会议要点如下:
1、“元宇宙公司”Meta Platform(原Facebook)认为,打造元宇宙是一场昂贵的赌博。Meta报告称,该公司2021年在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投入/减值损失101.9亿美元,CEO扎克伯格乐观地表示,元宇宙的某些方面已经转化为“成就”,股票代码由FB变更为META。

2、TikTok让Meta出现新的开支点。Meta高管们反复谈及自身短视频产品Reels面临TikTok所带来的挑战,因为TikTok在年轻人中尤其受欢迎。Meta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司可以改善Reels的货币化状况。

3、“保守派”Facebook可能陷入用户增长停滞问题,该公司2021年四季度月活用户数(MAU)为29.1亿,季环比没有获得增长。

4、苹果公司(AAPL)打击线上广告,这一举动继续给Meta等广告商带来麻烦。Meta首席运营官Shery Sandberg称,小公司在数据收集方面所遭受的打击尤其沉重,因为那些公司更加依赖定制类广告。作为一种潜在的方案,Meta计划继续推出新的广告衡量和商务工具。
整体而言,投资者似乎对周三的Meta业绩报告感到失望,股价跌超23%。

为什么爆雷?

Meta四季报数据显示,每股收益为3.67美元,营收为336.7亿美元,月活跃用户为综合网29.1亿。同时,分析师普遍预计每股收益为3.84美元,营收为334亿美元。预计去年四季度月活跃用户数为29.5亿。

数据来源:Meta财报

财报数据中营收略高预期,但较去年前三季度明显放缓,净利润、用户指标不佳。
以下将盘点本次财报的四个“雷点”

1.广告投放数量继续面临两方面不利因素

最主要的一点问题是,Meta预计一季度营收介于270亿至290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3%至11%。即使是区间的顶部,也远低于华尔街普遍预期301亿美元。

该公司表示,在较高水平上,广告投放数量和定价方面的“逆风”将对业绩造成影响。

广告投放数量问题是最令人震惊,简单地说,人们似乎愿意花在Meta平台上的时间更少,包括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和Messenger。

公司高管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在广告数量方面,我们预计将继续面临来自两方面的不利因素,一是用户时间的竞争日益激烈;二是用户粘性向Reels等短视频方面转移,但其货币化能力低于Feed和Stories等更成熟的核心产品。

Meta为了应对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进军短视频领域,在一定程度上对业绩造成损害。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用户行为偏好可能发生转变,人们似乎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其他事情上,而不是Facebook和Instagram的页面。这可能反映出,在实施两年严格的疫情措施之后,人们愿意在室外花更多的时间。

此外,这也可能表明,人们只是对社交媒体有点厌倦了,所以越来越少使用社交平台。

2.广告定价能力持续受负面冲击

在广告定价方面,Meta面临三方面冲击,其一是,苹果出台了更严格的隐私标准,允许广告商在iOS设备上的应用程序和网站上跟踪消费者的行综合网为。一年前,这些变化还没有生效,这意味着其影响仍将体现在第一季度的增长上。公司表示,我们预计,由于平台和监管变化的阻力,广告定价能力将持续受负面冲击。

其二,Meta指出,第一季将与上年同期的”需求强劲”形成对比,高通胀和供应链瓶颈等宏观经济挑战正在影响广告商的预算。

最后,该公司预计本季度外币汇率也会成为营收同比增长的阻力。

Meta财报让人有点意外,也更难理清头绪,就在Meta财报发布前一天,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了全面超预期,净利新高的业绩报告,公司股价大幅上涨。

Alphabet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的广告业务“持续强劲增长”,帮助“数百万的企业蓬勃发展,并找到新客户”。

两者之间形成鲜明对比,Meta抱怨Reels的营收较低,但Alphabet认为YouTube的营收正在迅速增长。

这就引出了最后两个问题,消费者是普遍减少了社交媒体的使用,还是只是减少了Meta平台的使用?广告商是在削减开支,还是将资金从Facebook等平台转移?下面这个“雷点”一定程度上告诉了我们答案。
3.Facebook 的用户总数17年来首次下降

Meta新版财报结构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应用程序家族”,包括 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 和其他服务,第二个是FRL(Reality Labs,Facebook现实实验室),包括与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相关的硬件、软件和内容。

Facebook 的用户总数首次下降,这对于自 17 年前首次亮相以来,经历了无止境增长的社交媒体平台而言,尚属首次。

根据母公司Meta的季报,与上一季度相比,Facebook在2021年第四季度失去了约50万全球每日用户。

尽管相对于其每天19.3亿的总活跃用户而言,这似乎不是一个重大的下降。但对于一家以用户数驱动的公司来说,它代表了用户中长期快速增长的结束。

Facebook用户增长的停滞不前,部分原因是其用户群老化,并且已经没有新的国家可以扩展。之前Facebook美国本土的用户增长已经开始有所下降。

另外,用户增长下降的另一部分原因是来自其他应用程序的竞争加剧。尽管Meta努力追求年轻用户的目光,但还是有许多人被TikTok等应用程序所吸引。

追踪互联网流量的cloudflar的数据显示,Tiktok去年2月中旬开始突然呈现强势,首次取代谷歌。包括感恩节(11月25日)和黑色星期五(11月26日)这些西方的“大日子”,Tiktok的访问量也都是全球第一。9月份Tiktok的月度活跃用户达到了10亿。

当我们把Facebook的整个“应用程序家族”——比如Instagram和WhatsApp——包括在内时,它的用户总体仍在增长,尽管速度相对较慢。环比从28.1亿增加到28.2亿。

元宇宙战略部门亏损逐年扩大,去年净亏100亿!

关注的还有元宇宙战略部门业绩,本次财报Meta首次披露包含元宇宙战略的FRL部门财务数据,公司预计对元宇宙的投资令2021年营业利润减少约100亿美元,FRL短期不会盈利。在去年7月CEO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愿景描述中,他希望用五年左右将Facebook打造为一家元宇宙公司,而数十亿美元的多年投资会蚕食利润。

财报显示,FRL去年四季度收入8.77亿美元,环比增57%,同比增22%。同时,该部门去年四季度的运营亏损为33亿美元,全年各季度的净亏损逐渐扩大,2021全年净亏损101.9亿美元,2020年净亏损66.2亿美元,2019年净亏45亿美元。

Meta要怎么破局?靠元宇宙?

毫无疑问,Facebook现在应该称为Meta,正面临着对其社交媒体主导地位的真正挑战。而FRL连续三年的巨额亏损数据可以看出,打造元宇宙又是一场价格昂贵的赌博

此外,据CNBC报道,FRL的亏损拖累了 Meta去年的整体盈利能力。如果不是 FRL,该公司去年全年的利润将超过560亿美元。Meta首席财务官还表示,预计2022年元宇宙的经营亏损还将“显著增加”。

数字咨询公司 Publicis Sapient 的技术分析师 Raj Shah 表示:“现在是对 Meta元宇宙进行检验的时候了,在苹果的隐私政策改变后,元宇宙距离盈利或填补广告收入缺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元宇宙的故事在短期内很难对用户数带来助益。因此,Meta也在积极拓展用户在社交媒体上最想要的东西——视频。过去一个月,Instagram负责人亚当莫塞里正专注于其短视频产品Reels以及越来越多地针对年轻人。

扎克伯格也将Reels列为公司今年的首要任务。然而Reels的体量还较小,竞争对手TikTok很强大。并且由于主要是绑定在Ins平台上,因此对于用户新增贡献可能并不高,更多的是生态系之间的内部流动。

也就是说Reels目前的作用主要存在于拉长用户在Meta体系内的使用时长,因此对整体收入变现的补位和拉动作用还非常小。

同时,扎克伯格也表示,Reels的薄利会在短期内影响广告收入的增长。

但作为硬币的另一面,华尔街日报的劳拉福尔曼认为,“如果每个人都认为Meta只是一家在社交媒体上失去优势的公司,那么将对长期投资者带来机会。”

扎克伯格在 去年10 月份表示,Meta 的元宇宙目标是“在十年中促使虚拟世界覆盖10亿人。”从逻辑上来看,这很可能是可以实现的。根据Stifel的Mark Kelley估计,到今年年底,除中国外,全球将有25亿游戏玩家。那么Meta只需在未来八年内达到其中的40%即可实现其目标。如果考虑到游戏玩家5%的复合年增长率,那么这个目标也就更可能实现。

因为即便Meta可能不像以前那么酷了,但它们然已经覆盖全球近一半的人口。截至去年第一季度,每个月都有超过10亿人访问2016年推出的 Marketplace;Facebook近10%的用户在推出后的一年内访问了Shops。

本季度财报中,FRL的支付及其他收入合计达到10.32亿,同比增长16.6%,尽管整体贡献较弱,但显著好于先前的管理层指引。从SteamVR数据也可以看出,Quest 2从9月底的33%快速提升至12月底的39%。如果再加上Rift的数据,整体Oculus的市占率超过50%,垄断优势明显。

扎克伯格还表示,计划在今年推出一个移动版的虚拟现实体验“地平线世界”

华尔街怎么看?

分析普遍指出,尽管Meta表示将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元宇宙虚拟世界,但就目前而言,其 Facebook 和 Instagram应用程序及占营收绝对大头的核心广告收入仍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Meta拥有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数字广告平台。去年三季报时公司曾警告称,四季度面临苹果操作系统隐私变更、宏观经济和疫情的持续打击及“重大不确定性。

专注于数字技术的Futurum Research首席分析师Daniel Newman指出,必须关注广告业务对价格上涨的敏感程度,在高通胀环境下,Facebook的稳健程度如何?如果经济放缓还能否继续提价Evercore ISI分析师Mark Mahaney也认为,苹果隐私变更显然在三季度对Facebook产生了负面影响,关键问题是后者能否进一步降低这种风险,还是说负面影响有所扩大。

从今日Meta评价的“高通胀和供应链瓶颈减少了广告商预算”来看,可以说市场最害怕的现象正在发生。

投资者还希望看到FRL部门盈利能力的指标。美国银行分析师Justin Post上周称,华尔街想知道未来几年投资元宇宙,对Meta造成的利润损失会有多大”。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Brad Erickson称,投资者希望看到解决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元宇宙初始货币化是否有清晰道路。

自Meta发布元宇宙宣言以来,2021年共有224次美国公司的财报电话会提到“元宇宙”一次,而2020年仅有7次,显示出元宇宙作为移动互联网之后下一个主流概念的热度之高。但Bokeh Capital首席投资官Kim Forrest警告称,预计Meta会投资重金兴建元宇宙,先行者不能保证成功

Global X 研究分析师Pedro Palandrani也称,元宇宙是“长期的故事”,短期内投资者更关注 Meta 如何驾驭苹果隐私变更、电商业务突破,以及通过Messenger或短视频Reels功能获利的方式。(编辑王丽)

相关推荐: 元宇宙可能会推动个人逐渐数字化

元宇宙:数字经济的全球新一轮产业布局和科技博弈 2021年是元数据元年,这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和深入讨论的概念。一想到一个”meta-universe”感觉很远,但也很近,超现实,真实。从互联网到数字经济,元宇宙冲击是全球互联网流量天花板背后的新的发展探索。它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综合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zonghe.com/57994.html
网赚兼职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雨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532-83636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085988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