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丽金
首页 元宇宙 新的社交协作层 如何用NFT构建更强大的社区?

新的社交协作层 如何用NFT构建更强大的社区?

Crypto作为一种社区建构机制 Crypto一个隐秘的事实在于,它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去中心化,而是从无到有,自下而上构建一个紧密连接的社区的能力。这里“社区”的含义,并不是说在通讯…

Crypto作为一种社区建构机制

Crypto一个隐秘的事实在于,它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去中心化,而是从无到有,自下而上构建一个紧密连接的社区的能力。这里“社区”的含义,并不是说在通讯工具上建一个群组就成了一个社区,甚至社区都不需要群这种形式,社区的最终内核应该人对某些价值/效用/物品的共同承认,而让人最快产生“共识”的方法就是让他们skin in the game。

Skin in the game简单讲就是要让人们利益相关,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果失败会有切肤之痛,这时人们才会真正的关心与参与。直白来讲,Crypto这种强大的社区构建的能力,来自于价格。比特币举例子,比特币是最极端的“社区驱动”的例子,中本聪只是做了“启蒙”,提出了原型,后面甚至直接遁世隐形。但是比特币作为一个无主的系统最终却存活了下来,靠的就是比特币社区持续的坚持与布道,因为这些人除了对比特币所代表的价值观的认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skin in the game,真金白银投入进去了。我的意思不是在讲,因为投入了真金白银,所以他们只是因为害怕亏钱所以才去布道,恰恰相反,我相信金钱不会玷污这种信仰的真诚,而是会加强,投入真金白银和真诚的信仰是能够相互加强的。

相信很多人也有同样的体会,如果你对一个东西有偏见,那么就少量买入一些,你就会发现你的偏见神奇的消失了,金钱是人脑的毒药,他会让你不知不觉的改变。你会发现你的判断没那么客观,只是因为之前没你的份而已。

NFT是对Crypto社区建构的补充

我们把视角转到我们的当红主角NFT。我相信推使NFT走向主流的力量和比特币走向主流的是同一种力量——利益攸关的社区与反身性的驱动力。第一点我们在上面已经讨论过,因为买了NFT,skin in the game,有了参与推动的动力。第二点,NFT的基本面就是人对这个NFT的拥有欲,价格对人的判断的影响是真实且坚硬的,同一张图片,便宜的时候都懒得右键复制,等买不起了就看着就顺眼多了。价格越高人们越想拥有,人们越想拥有价格也越高。最近几个所谓的“蓝筹”,从Azuki开始包括moonbrids开始显然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初始价格定高反而是一种优势。

NFT与它的同质化前辈相比,是对社区建构工具的进一步补充。NFT最有意思的一点在于它引入了更感性的成分,引入了文化属性。人是一种情感动物,比起数字,图像更能调动人的情感,也更容易理解。人很容易喜欢上炫酷的猴子,不太可能喜欢上冰冷冷的数字与飘渺的价值观,所以更容易出圈。再者,从流动性角度看,NFT因为非同质化的原因,进入容易的但是退出难。因为上述的两条原因,NFT拥有着更低的认知门槛和更高的用户粘性,这意味着更强健的社区。

我们再用同样的社区建构的角度分析一下Defi,Defi的问题在于,它吸引的参与者都是利润最大主义者,Defi用户考量的是理性的利润。Defi归根结底是一种工具,而工具很难获得信仰者,也就很难有信仰溢价。虽然在Defi summer中像YFI一度形成了某种cult的气氛,但是这种“宗教”也更多的是围绕AC本人建立起来的,AC退出,神性冷却,YFI就又变成一种单纯的聚合收益的工具了。在我看来Defi想要在价格上想要重新复兴,不能只靠单纯的预期,必须要考虑认真设计价值捕获的问题,产品有市场没有价值捕获机制,仍然不值得投资,当然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不在本篇文章的讨论之列。而NFT用户——当然现在还是有很多的fliper——在追求利润之外,NFT用户追求认同,归属感与社交资本,这就意味着更多消费的成分,意味着我们可以在其上建立更强健的经济体。

NFT作为社会协作层

在我看来,Defi的核心并不是在于金融,Defi为我们展现了一种新的以金融为试验田的社会协作方式——可以开源,无许可地复用现有的协议,建立新的应用与组织,自下而上的创建一个庞大的体系。

Defi为我们展现了这种自下而上,无许可,可组合的协作方式的潜力,我相信NFT会是一个更适合这种协作方式的基础层。我们由下至上创建的这个相互连通的体系,实际上就是一个新的经济体。Defi的体系更接近一个PVP的零和战场,而以NFT为基础的这个新经济体由更多的消费构成,因为也更稳健。

Loot是这个方向的一次非常纯粹的尝试,是使用可组合性构建乐趣的一次有趣实验,即使到今天我仍然觉得这是NFT领域最奇妙的创想。Loot本身存在着一些问题,但是它更大的意义在于为我们展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开发者可以使用Loot提供的基础乐高进行自由建造,他们的创造又可以成为新的基础。Loot在这里实际上是提供了一种相互协作的共同基础,是一种社会协作协议。由此我们可以构建新的PFP,构建新的玩法,甚至构建货币,创造基于NFT的内生的金融体系,最终我们可以建造一个基于共同想象的数字国家。

当然我并不知道Loot能否达到那样的高度,它本身就是一次不完善的实验性质的作品,但是,again,它更大的意义在于为我们展示这种可能性,为我们设立一个坐标,总有一个这条路上的后继者能够走到终点。

构建NFT社会协作层的几个方法论

社区等同于一切

归属感与注意力是新时代的石油,我前面花费了很多篇幅在讲“社区”的重要性,Crypto从来都是一场边缘革命,社区是驱动Crypto从微末走向主流的关键,不管是比特币还是PFP,营造一个坚硬的内核是扩张增长的前提。

和大多数人认识的相反,Loot是一个社区构建综合网失败的反面典型,过早的hype损害了后续的发展,一个强健的社区应该是早期真正相信项目愿景的核心支持者与项目一同发展,达到一个零界点后进入hype阶段,迎来投机者然后核心支持者因为自己的远见与陪伴获得财富,信仰与财富收入互相加强,这些人从而成为项目的信仰者和中流砥柱。他们相信项目,也有能力去支持项目。这群核心的支持者才是一个项目成功的关键。但是Loot过早的进入了大量的投机者,透支了项目的升值潜力,投机者匆匆来,匆匆去,对项目没有多少帮助。

奖励核心支持者非常重要,Ape这一点就做的很好,比如空投的玩法,虽然现在大家都很熟悉了,但是仔细思考一下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想要引入更多的参与者不能以损害现有社区为代价(比如直接增发)。财富效应的示范作用是新玩家入场的根本动力,损害原有社区,没有了财富效应的示范效果,结果是老玩家丧失而新玩家也没有入场动力。而发行次级系列,同时空投给核心系列的持有人,既奖励了老玩家强化了共识,同时也引入了更多的参与者,而且主次分明,次级系列不喧宾夺主。

先构建社区再构建玩法,自下而上

现在可以观察到大体有两种开发的路径,一种是传统式的,由上而下构建完整的产品,Axie和大部分归类为Gamefi的产品一般采用这种路径;Loot, Ape,TreasureDAO,和其他想要往生态发展的NFT collection展示了一种新的开发路径,由下而上。

自下而上的世界建构实际上并不是Crypto的独创,D&D龙与地下城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D&D深远而持久的影响力和它自下而上,去中心化的开发方式密不可分,Loot其实也是广义上龙与地下城的衍生品。龙与地下城是一种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就由一系列背景设定和玩法规则组成,玩家在背景与规则的约束下进行角色扮演,“过家家”。

D&D规则与世界设定有着无限的可拓展性,吸引了无数优秀的三方创作者,基于D&D创造了众多优秀的衍生作品,包括桌游,小说,电子游戏等类型。比如像桌面游戏《灰鹰世界》《龙枪》《浩劫残阳》《被遗忘的国度》等等作品,其中《被遗忘的国度》还进一步衍生出了奇幻文学《黑暗精灵三部曲》与《冰风谷三部曲》等。

基于D&D世界观创作的衍生品无数,深刻的影响了后世电子游戏与奇幻文学的发展,尤其是RPG游戏,D&D几乎是从世界观到玩法,奠定了RPG的模式,可以说D&D是RPG游戏的鼻祖。后世的RPG游戏像《博德之门》《魔兽世界》基本就像是D&D的电子复刻版。也许没有D&D也会有RPG游戏,但是没有D&D RPG游戏绝对会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样子。

最有意思的点在于,D&D的开发模型就是自下而上的,是靠优秀的三方创作者才发展出如此庞大的跨品类的衍生品,他持久而深远的影响力与去中心化的开发密不可分,如果单靠原创作者很难想象这个系列会发展的如此兴盛。

回到Crypto,还是拿Ape举例子,Ape的蓝综合网图是一点点搭积木上去的,先由最基本的元素PFP开始形成社区与文化,再将PFP与已经形成的社区作为基础进行tokenization,然后再利用PFP,社区,专属的token作为基本的元素构建社交和玩法。

Ape做的很成功,但是并没有发挥出自下而上进行开发的真正优势。采用自下而上的方式的真正优势在于能够搭建一个开放的系统,能够让三方的开发者能够利用已经有的基础乐高拼接出新产品,成为一个协作的基础层。使得去中心化的world building成为可能,这才是web3真正有想象力的地方,而不是一个公司在制作一个产品。

保持可组合性

我们上文讨论过,可组合性是使得Defi之所以Defi的关键,是这种新型的协作方式的基础。我们应该尽量的保持可组合性的特点,我们需要在必要的时候在可组合性与体验之间进行权衡,也许并不需要达到像Defi那样的程度,这里需要在实践中探索。

可组合性这个词有点云山雾绕,让人抓不住重点,但实际上也没有那么神秘,可组合性就是把数据与代码开放,目的还是能让其他开发者能够自由的复用,不必再重复造轮子,最大幅度的降低了开发摩擦,这种开发的自由程度是任何传统的SDK都没法达到的程度,是让NFT collction成为一个协议级别创新的基础。

在去中心化光谱中找到某种平衡

从Loot中吸取到的一个教训就是完全的放养不切实际,“娱乐”要想吸引人必须依靠持续的内容创作,要不断有新内容出现,很难像BTC和Defi协议那样,功能完善之后就能持续运转,所以尤其是在项目前期必须要项目方有规划的开发内容,激励与引导开发者,单纯靠开发者用爱发电很难度过最初的启动阶段。

我们需要在去中心化光谱中找到某种平衡,可以借鉴现在主流Defi的治理架构,项目方主导的渐进去中心化,这也是DAO在积极探索的方向。想要成为一个基础层去中心化一定是最终目标,否则又回到了web2大公司与围绕web2的小开发者之间的关系,所谓的web3也就毫无意义,成了空谈。

05 其他

tokenization很重要

单纯的NFT collection除了短线炒一波圈圈钱,实际上并没有必要发币,引入新的token holder会与原本的NFT holder利益冲突,分散社区的共识,播下不安定的种子。最早Loot holder与AGLD holder的冲突已经上演过一遍。但是想要建立一个复杂系统,代币化是不可避免的。

有了token,可以规划好token的释放和金库,作为一种开发者激励的手段;可以作为生态内的粘合剂,以开发者激励/扶持交换三方应用整合生态代币,以此将生态内的应用/游戏粘合起来,形成一个整体。

自建NFT交易市场

将生态内的某些核心NFT引导到自建NFT市场,可以使用自己生态的原生代币进行计价,捕获手续费的同时使得生态的native token能够货币化,比如TreasureDAO选择了一条新链Arbitrum,这条链上之前并没有强势的NFT市场,他们选择了为自己的NFT自建市场并以原生token计价,现在也成了Arbitrunm上最大的NFT交易市场。

玩家付出的心血是保持社区活力与留存的根源

采用自下而上的建构方式的另一个原因是,用户可以参与世界的建设,相对于金钱的止损,玩家对自己付出的心血更难割舍。一个例子是,Forgotten Runes Wizards为holder创建了一个Book of lore,holder可以自己为自己的巫师编写Lore并且在官网上展示。

结束

其实还有很多需要谈的问题,比如底层可扩展性的问题,上述的那种模式在Layer1上是绝对不可持续的,如何选择扩展方案,要不要建立自己的链。比如NFT协作层不一定要去构建游戏,我们甚至可以基于NFT首先构建金融体系……由于篇幅原因,我就决定先到此为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综合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zonghe.com/59090.html
网赚兼职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雨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532-83636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085988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